• <menu id="kiwuw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kiwuw"><u id="kiwuw"></u></input>
    <menu id="kiwuw"></menu>
    <menu id="kiwuw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kiwuw"><u id="kiwuw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kiwuw"><u id="kiwuw"></u></menu><input id="kiwuw"><u id="kiwuw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kiwuw"></menu><object id="kiwuw"></object>
  • <menu id="kiwuw"></menu>
    無標題文檔 国产亚洲精品品视频在线

    鐵路安檢手檢員節日堅守崗位

    2020-10-09 10:23來源:鐵嶺日報社

    【字體:

    劉佳堅守在工作崗位上

    1993年出生的劉佳今年調到沈陽車務段鐵嶺站工作,擔任安檢手檢員,工作內容主要是手持安檢儀在旅客身體的前前后后檢查一遍,看看有沒有攜帶違禁品。看似簡單重復的工作,其實干下來并不容易,特別是在節假日,人流比較多時。劉佳說:“我基本每次這樣的假期都在崗位上度過。”

    10月4日上午,劉佳按部就班地為每一名旅客進行安檢。安檢手檢員是接觸旅客最頻繁的崗位,只見她手持安檢儀朝著旅客的雙臂、雙肩、腋下、腰間、后背、雙腿依次檢查,有些部位還要結合手摸。在檢查每一名旅客時,她都需要彎腰、起身。但看似簡單的工作內容,為了旅客的安全,她每次當班要重復上千次,平均每小時得起身近百次。考慮到手檢員的工作強度,每工作1小時,可以在旁邊休息1小時。但這個休息并不是單純地坐在那里,她需要幫助安檢值機員處置危險品。

    “女士,你這個酒精瓶是不可以帶上火車的。”劉佳發現危險品后對旅客說。“怎么不行呢,我到火車上消毒用的,咋還不讓帶呢?”“火車上有規定的,不允許攜帶含有酒精的物品,希望您配合一下。”在劉佳的耐心勸說下,這名女子讓家屬把酒精瓶拿了回去。劉佳告訴記者,自從疫情發生以來,經常有旅客攜帶消毒酒精、洗手凝膠等物品,其實這些都不允許帶上火車,但是個別旅客還是不理解。

    根據鐵嶺站的實際情況,一般中午到下午6點是客流較為密集的時間段,人最多的時候,劉佳需要一直站著,根本沒有坐下休息的時間。而在夜里,就形成了強大的反差,旅客少,自己又很困,隨著氣溫走低,夜里特別冷。“這幾次夜班的時候我都穿上了冬天的工作服,有時候甚至需要貼暖寶,夜里還是很難熬的,困也不敢睡。”劉佳說。盡管如此,她覺得還是比前幾個月穿著防護服的時候好了很多。“穿防護服工作的時候是最難受的,夏天的時候很熱,衣服不透氣,穿了一會兒就全身出汗,頭發里也都是汗,嘴里口干舌燥也不敢喝水,就怕上廁所,實在堅持不住了才去一次。”劉佳回憶說。

    今年中秋和國慶恰逢一天,月圓人團圓,劉佳卻因為工作原因放棄了與家人的團圓。劉佳的老家在吉林,以前她每個月都回家,可疫情發生以來,她已經有4個月沒有回家了。10月1日當天,她剛好是夜班。“看見別人都匆匆趕回家過節,我也挺想家的,但是鐵路的工作性質就是這樣,只有我們默默堅守,才能換來大家的平安出行,也很值得。”劉佳說。

    鐵嶺日報記者 郜玉鑫


    編輯:韓濤
    無標題文檔